落子

狂捶棺材板人士

「泸沽寻梦」

十几年来洗脑循环次数最多的一首歌,没有之一。

百科说它有一种豁然开朗的道破感,个人却感觉它有种融入风中的孤独,与逍遥相伴着,淡,轻,却无处不在。

允山风 一抹缥色  
拂绿青衫袖上新荷  
渺层云 独行千万里  
舟中吾且作远来客 

梦里一碗青稞酒接过  
辗转欲寻梦外的篝火  
听不真切 此刻你是因谁而歌  

行囊不多 只为解惑  
船家停泊靠岸那一刻  
仿佛前世江湖我来过  

白裙红衣的姑娘桥上婀娜  
这一方风土名曰摩梭  
日出而作 岁月如梭  
那传说本不属于我  

开春后 崖边覆雪薄  
轻烟未霁犹向藤萝  
行尽处 双鹤穿云过  
也许只在诗行停过  

梦里曾有雕花楼一座  
凭栏恰似梦外的轮廓  
摇红烛影 今夜少了你的醉卧  

投望天井 微澜泛波  
循着幻梦却等它陨落  
其实若寻不到又如何  

我再次围着篝火曼舞欢歌  
呐喊所有想说不能说  
临别时刻 蓦然回首  
忽而相遇惊心动魄  

世上原有许多因果  
都来不及一一道破  

我应是泸沽烟水里的过客  
孑然弹铗,划天地开阖  
邂逅过的,梦醒之余  
却忘了该如何洒脱

或许每个人心中都有这样一个“你”。你懂他,他懂你,不必多说,饮酒一杯,相视一笑,足矣。只不过正如歌里所言,这个人其实几乎就不可能找到啊傻(笑)

本来很想用这歌写个剑客与和尚的故事,但因为怕毁硬是下不了手……

总之,这个这首半古不白甚至口水话的歌,对我而言真的是一首很玄的歌。

我一定要去泸沽湖呀。
我一定会去泸沽湖的。

评论 ( 1 )
热度 ( 6 )
 

© 落子 | Powered by LOFTER